sitemap | RSS Novels - 口袋淫书
你的位置:首页 » 家庭乱伦 » 正文

淫荡的小姨

作者:Anonymous | 浏览:

回到房里,老婆见怡华睡在床上,也不疑有它,拉过被子把她盖上。

「也不怕感冒!老公,她今天和我们睡好了,反正今天很冷。」

「好吧!」故作失望状,摸摸老婆的奶。

「明天再来啦!嗯?」老婆浅笑安慰着我。毕竟睡觉是一件教敏感的事,所以老婆睡中间,我们分别在两侧,约过了一小时,我就听到两组沉重的呼吸声,我想她们都睡着了,因为怡华昨天和同事下班后去唱歌,很晚才回来,所以似乎睡欲战胜了爱欲。

我呢?则利用时间慢慢的将手从老婆的颈下往怡华的方向移动,老婆有枕着我的手睡觉的习惯,所以,这一小时里备感艰辛,我用手摸摸怡华的长发,顺着往下滑到脸颊,她略有所觉的用脸颊及肩膀夹住我的手,并微微的扭动着头,我想她大盖快被我吵醒了,左脚翻开棉被侧过身将脚跨在老婆的大腿上,左手加入进攻,从怡华的腰上慢慢用手指的力道将连身睡衣往上拉,伸手进入,好细好柔的皮肤,毕竟处女就是不同,贪婪的在她的小肚肚上厮磨,逗得她小蛮腰直扭,慢慢向胸部摸去,那饱实感令人爱不释手,搓揉了一阵,虽然天气很冷,但我已是满头大汗,因为太刺激了。

偷偷查看老婆的动静,所幸她和往常一样,都是一觉到天亮的深睡型,悄悄起身下床,来到怡华床下,钻进去将她的睡衣脱起来,再回到床下,用一只手伸进去摸索,先抚摸她的大腿,「啊!」她叫了一声,我赶紧卧倒在地,她查看床下时,我用食指在嘟起的嘴上比个一「嘘……」她见是我,无神的笑了一下又躺下。

过了一会没动静后,再次伸手进入,从小腿到大腿再到大腿跟来回抚摸,拉下她一条腿吻着大腿内侧,微微的淡香扑鼻而来,继续亲吻着她的小腿肚,并一一舔着她每一个脚趾,也许是怕痒的关系,屡屡要缩腿回去,都被我硬是拉住了,慢慢的往上看。

「哇……天助我也!今天怎么这样顺利啊!」心里暗呼着。

我看见老婆是背对着我们方向侧睡着,心里阵阵暗爽。我于是向怡华的嘴吻了上去,右手搓揉着她的乳房,捏弄着乳头;左手将自己的内裤拉下,并拉过怡华的手来握我的,亲了一会我将她下半身拉下床,上半身斜着仰卧在床上,先用中指扣弄,怡华先前看电视时流的淫水还未干,湿淋淋的,手指滑动了几下,怡华将腿张得更开,我俯身吸吮她的蜜穴,酸酸滑滑的,逗弄着她的阴蒂,上下来回的不停的舔着,淫水夹杂著口水弄湿了一片,怡华两手按在我头上,腰臀不停扭动,有时又因快感强忍时,收缩着小腹微微颤抖。这时因不再有电视机的掩护,我们的行动都刻意的轻、慢、声音都压到最低,只为了这意外的偷情不要惹来风波。

为免老婆醒转,我决定快快达到我多日来期望的目的。抖抖怡华的手,示意她下床,让她仰卧在地上,我在上,右手扶着老二对准洞口,轻轻的滑动,怡华抖得很厉害,我俯身抱住她,腰渐渐下沉。

「啊……好紧喔!」我忍不住小声的说。

「啊呀!姐夫我好痛啊……嗯……」怡华说:「姐夫小力些!」

于是又退到洞口,在阴唇及阴蒂间厮磨,「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吻着她的小嘴,想不到虽说是处女之身,这舌技可不输那被我训练得不错的老婆。

「怡华要进去了吗?」不停的磨着阴核,那淫水流个不止,怡华的腰扭得更厉害了。

「嗯……我要……插进来……插进来……啊……」怡华说。

我三浅一深的渐进式慢慢抽送,再加上淫水很多,我没遇到多大的阻碍,已经整根没入怡华的小穴里了。

  「好舒服喔……妳呢?还痛吗?」我说。

「我也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喔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「好……好……好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「姐夫……我爱死你了……我爱死你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怡华接连的浪叫,并用力的抱紧我,像深怕我会离去一般。

「姐夫也好爱妳……我的宝贝……」我说。

「啊……喔……啊……姐夫我要尿尿……啊……我好舒服……」

「出来了……出来了……哦呜……哦呜……啊……嘶……」怡华误以为高潮是要尿尿,整个人已经完全释放开来了,我用手摀着她的口鼻,以免吵醒老婆,她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措,赶紧抿着嘴收声,由于本身怡华的阴道已经很紧再加上高潮,我的被箍得紧紧的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好紧……好舒服……宝贝……我要射了……」我说。

「啊……来……来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好舒服……」怡华加速扭动着她的小蛮腰,不一会儿,我赶紧将龟头拉出,射在怡华的小肚上。

俯身下去吻了她说:「这是我们的小秘密,好吗?嗯……」

「姐夫……」怡华紧紧的搂着我。

和怡华的故事暂告段落,我和老婆搬到市区,怡华也有了男朋友,只是……大姨子怡雯因为工作之故,亦须搬到市区,所以我们就同租啰。

怡雯是那种非常保守型的女人,凡事皆以世俗礼教去衡量,又因为她的保守感情观,以致至今29岁仍未交过男朋友。

她在一家玉器店上班,每天接触的人也不多,然而上班很轻松,整家店就老板和她两人,老板常出国买办玉器,以至于她上班的时候常只有一个人在店里。

自从搬出来一起住后,也许因为年龄相近,话题较能契合,我们变的无所不谈,比在她家时,感情更加亲近了。我常会到她店里和她闲聊,下班回到家里又常是只有我和怡雯在家,而老婆怡情现在上小夜班的工作,要凌晨2:00才回来。

我不是那种丧心病狂,每每要向自己老婆的姐妹下手,但我最近发觉怡雯思春了!而且严重,我不知是不是她们家的小孩是遗传的原故,都喜欢自慰哩!但是我就从来就没看过怡情这么做过,否则我会对她性欲大增的。

那一回我洗完澡,摊在沙发上看电视,正为「电视冠军」里那一男一女,争夺大胃王比赛冠军而须吃下一百多道菜赞叹时,怡雯从外头回来,看来喝了一点小酒。

「咦?怡雯妳喝酒了。」我说。

「对呀!今天老板请顾客吃饭,我也一起去了……」怡雯说着并脱下高跟鞋及外套向客厅走来:「老板开了一瓶93年的拉图红酒,觉得还不错喝就多喝了几杯,脸很红吗?」怡雯继续说着。

「好红喔……继啊妳喝醉了?」我说。

「没有啦!」怡雯说着并在我对面坐下。

我和以前一贯的作风一样,在家总是着一条内裤,家人都习惯了,只是我今天穿一件四角内裤,裤口宽松,因为看电视看得入迷,不知不觉两只脚就往沙发上翘起来了。

我们客厅的沙发是ㄇ字型的,中间是茶几。不知什么时候怡雯移到我右侧正对电视的位子坐,从她尴尬的表情我发觉,她在偷眼看我内裤里面,我稍微有动作她就很不自然的转头看电视,我的老二在裤裆里会自然的往右边偏,我想现在一定整副被看光了。

发觉她在看后,我也不回避,反而移一个她更能看到的角度,因为有被偷窥的刺激,阴茎渐渐蠕动变大,顶着内裤翘起,这时怡雯起身说到:「有点累,我去洗澡了。」

直觉告诉我,经我这么挑逗,怡雯也许要借洗澡之名行自慰之实,果不其然,我大胆得从通风窗口缝看进去……

她脱下她的连身短裙,白色的胸罩及粉红色的内裤,衬着喝了酒微红的身子,真好看。

她坐在浴缸缘,左手从小腹往右乳游走,右手则在大腿内侧及隔着内裤抚摸阴部,口中发出「呃……嗯……」的叹息声。左手钻进胸罩里平贴乳房旋转着,右腿翘到浴缸缘上,左腿放直,右手则用中指边上下在穴缝上来回滑动,隐约可以看到内裤上已有约十元大小的湿痕了。

她脱下胸罩,露出34c的成熟乳房,乳晕微淡红,足以证明那是未开发之地。她把右手往内裤右边钻入,四指来回的抚摸,左手则跟着将内裤缝拉的更开,浓密的阴毛,可以看到怡雯的小穴,比老婆或是怡华都来得小,阴唇小小的,阴道也小小的。

「呃……呃……呃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怡雯的浪叫声越来越大,她脱下内裤,两脚下垂并张得很开,她用中指及无名指用力的在阴蒂及阴唇上搓揉,口中浪叫声忘形的哼出:「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咦……喔……嗯……」

手指快速的在阴道内来回抽插,和她平时贞女般的型像完全无法联想在一起,身躯扭动的很厉害,眼看高潮就要来临了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左手用力的在乳房上捏着、拧着,彷佛浪女一般,双脚一开一合的配合着抽插淫穴的节奏。

「喔……喔……嗯……咦……喔……嗯……哎……逸……逸……」

突然感到震惊,「逸」是我的名字,原来怡雯在酒精的刺激之下,完全释放自己,一直以来,她都把我当做性幻想的对象?

阴户上明显有淫水伴随着身体的抖动缓缓流下,好湿啊!

「喔……喔……逸……快……逸……快……」这时我的老二已翘的半天高,马眼亦流出半透明的液体,我也跟着开始自慰,快速的套弄着,心里想着:干死妳,我要干死妳,怡雯。

怡雯的手几乎是三根手指同时伸入体内,不知她小小的阴道是否受得?她用双腿夹着右手,仰头骄喘,屁股怵自扭动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我出来了,逸……我出来了……啊……」

我心里想着:我也出来了。将一股精液射在墙上,通体舒畅。

欣赏完怡雯洗澡后,我就回到自己的房间睡觉,想着刚刚怡雯那一幕淫秽的画面,心中激荡不已,想着想着就睡着了。

「老公!老公!」原来是老婆下班叫我的声音,眯着惺忪的眼睛,着制服的怡情最动人。

我一把将她抱住,反身将她压在我两腿之间,解开她制服和胸罩,俯身吸吻乳头。

「老公……我还没洗澡啦……」

「老婆……妳的胸部真好吃。」将一只手伸进她短裙内,隔着内裤在肉缝上来回搓揉。

「啊……嗯……啊……」

我脱下内裤,将阳具往怡情的嘴唇送,她开始帮我舔龟头,右手则在阴茎上套上套下。

「老婆……好舒服。」我手指仍在老婆的肉缝上有规律的按摩。

「老公……我要……」怡情在我手指攻击下再次弃械,淫水也渗湿了内裤,将我们身上的衣物全扒光,将她两腿屈在我的腋下,龟头对准阴户,来回的滑动几下后,突然一下插到底部。

「喔……你真坏!」老婆被我这样狠狠的插入,不觉叫了出来,我三浅一深有规律的抽插,并不时的在她的耳朵、脖子、及嘴唇亲吻着,「喔……喔……喔……」两手握住怡情的手压在床上,下身时而快速的抽动,时而慢慢的扭转。

「老公……好……好……老公……好舒服……你干死我了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好舒服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她忘情的浪叫着,增加我征服的欲望。

将她左腿放直,右腿继续屈着,侧着干到底部,一下比一下用力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好爽……好深……快……老公……快……」扭着屁股旋转,这时的怡情已经淫水泛滥,沾湿了我整只肉棒,及两人的胯下,「老公…啊……啊……好爽……」

突然抽出肉棒,俯身去舔她的阴蒂,用食指及姆指将原已翘突的阴蒂挤出,一手继续用中指在阴道内抽送,舌头上下挑动,并不时用两唇夹舔阴蒂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老公……不要……好脏……喔……啊……」淫水一阵一阵的从阴道内奔流而出,夹杂著酸酸的腥味,「啊……我不行了……老公……干我……插进来……插进来……」

将再次插入,这次是用老汉推车的姿势,两手握着两颗大奶子搓弄,时而用两指夹捏奶头;时而压着两乳旋转。

「公……快出来了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快……」将老婆推趴在床上,阴茎用力次次到底的插。

「好舒服……好舒服……」最后把一股浓精射在她背后的腰上。

「叮当……叮当……」

「姐夫!」开门,原来是怡华。

「咦!怡华妳来啦?刚下班吗?」

她穿制服的样子真好看,脸上略施薄粉,因为sogo百货上班之故,公司对仪容有一定的要求。

「是啊!姐呢?」

「喔,她二点才下班,妳怎么有空来?」一边倒饮料给她,一边欣赏她别后的改变。

「想妳们呀!大姐呢?」脱下外套,小背心衬托出日见成熟的乳房。

「她和她老板出国去买玉,听说去缅甸,去两天了,下星期才回来。」

「真好!我也好想出国喔!」盘起两条腿在沙发的同一侧。

「和阿茂的感情还好吗?」阿茂是在一家计算机公司上班,和她交往约4个多月。

「别提他了。」一脸厌恶状,眼睛盯着一旁若有所思。

「怎么了?吵架啦?」微笑以对。

「要男人忠于一人似乎很难吧,姐夫,妳说是吗?」

「……」看着她的脸。

「我好难过,我们以已经好几天没有说话了。」头低低的说。

「怎么了?」压低声音同情得说。

「她有别的女孩……」

「……」我静默着。

「……」她静静的,头稍微抬一下又低下来,我看见她眼睛泛着泪水。

「什么时候的事?」我坐近她身旁,低下身子问她。

「姐夫……」抬头看着我,两眼泪汪汪的,好可怜,也许这初恋让她走的很沉重。

「告诉姐夫,嗯?说不定我能帮得上忙。」

「姐夫……呜……呜……呜……哇……他不要我了……呜……呜……」抱住我放声大哭,两粒奶子顶着我的胸膛,随着哭声一跳一跳抽续的动着。

「怡华,乖!快别哭了,告诉姐夫怎么回事,嗯……」用手在怡华背上拍动着,微微感觉到怡华的胸罩肩带。我当然知道这时候想着这些太卑鄙了,但老二不听使唤的觉醒,大脑的思考大权被老二剥夺,原在大脑工作的血液叛逃到老二身上。

「我看见她带别的女孩从开放mtv走出来,我上前去问他,他只推说是同事,要我别无理取闹,呜……呜……他还说我的缺点就是爱疑神疑鬼,这样在一起很痛苦,要我想清楚,呜……呜……」泪水流湿我的衣服上。

一手不断的拍着她的背,不时在背上来回滑动;一手则轻抚着她的头,鼻息传来阵阵发香。

「想清楚什么啊?呜……呜……他不要我了啦……」

怡华继续哭着,并不时喃喃自语,约过了20分钟,她哭累了,抬头看我。

「怡华不哭喔……会变丑丑的。」两手按在她的两颊,用拇指去拭她的眼泪,她两手环抱住我,小嘴凑过来亲我,并把我推倒在沙发上,舌头伸入和我交缠,大腿压在我已硬起的阴茎上,并不时用大腿磨擦我的男根。

「这小妮子让她男友训练的如此厉害?」心里暗喊着。

我抱着她的腰,享受着她的主动,她从我的嘴巴移到脖子,并脱下我的居家内衣,开始亲我的胸膛,一下一下,酥酥痒痒的,再到我的乳头,说实在的,那里是我的性感带,我忍不住「啊……」的轻哼了出来。

我把怡华的裙子拉高,隔着丝袜以及内裤,抚摸着睽违多时的臀部,它变得更坚挺,更翘,来回的在小穴及大腿根抚摸着。

怡华的嘴向下移,看来没有停下来的趋势,在肚子上「啾……啾……」的亲着,肚脐也不放过,在此同时,两手连同内裤及外裤一起拉下。

「这是什么幸运日啊!」我暗爽着。

怡华用右手温柔的在我坚挺的老二上抚摸,小嘴又回到我乳头亲吻,时而旋转时而夹舔,我因太过兴奋双手抱着她的头轻哼着,「啊……怡华……」

她俯身到我的下体,舔我的睾丸,并握着阴茎套弄,舌尖挑动,两唇微含,点吻阴茎,抚摸阴毛,最后终于张口将我龟头含入,「啾!啾!」吹舔起来,有韵律的上下套吹三下,旋转舔龟头三圈,并用一手温柔的在睾丸托着搓揉,这样的刺激实在太大了,要不是历尽多个性伴侣的修行,老早就丢精走人了,「啊……好舒服……怡华……我爱死妳了……」

怡华加快吹吸的速度,我则翻转过她的臀部,快速的拉下她的丝袜以及内裤,伸舌舔弄她的小穴,也许她正专心取悦我,我的舔穴并没有对她带来多大的兴奋,倒是我让她那柔软的舌,挑逗的舌技逼的不时屁股用力强怎忍阵阵袭来的快感,「怡华……妳这样弄,姐夫会射出来的,啊……」

「姐夫……抱我!」

我拿了一个放在沙发上的抱枕垫在怡华的腰及臀部之间,慢慢的脱下她的背心及衬衫,眼睛注视着她,她的眼神很复杂,羞赧、仇恨、意淫、爱慕……她闭上眼睛并说:「把电灯关了吧!」

我起身关掉电灯,她则走到我房里的浴室,我尾随进去,她锁上门,「……」我躺卧在床上,顷倾听浴室的动静。

约经过十分钟,她出来并关上浴室的灯,微光中我看到她全身赤裸,微翘的乳头点缀在33b的胸部上,湿漉漉的长发使得她更添性感,她站在床前不动,用手滑梳着头发,「我美吗?姐夫……」

「妳好美……」心里暗暗咒骂阿茂,这样秀丽的怡华都不懂珍惜。当然也许有一些感谢他的蠢吧!

「过来……」我张开双手我在她身体里射了两次,她浪叫的程度可以比拟a片女明星,其中特别要提到的是,她还舔我的屁眼,好有快感。

我抱着她,手指不安份的在乳房上游走。

「真希望你是我老公,姐夫,我真的爱上你了。」怡华幽幽的说:「我们常为你吵架,他讨厌我拿你和他比,但我情不自禁,我很傻对不对?」

「我也很想妳,我不知道妳过得不如意,听妳姐说妳有男朋友后,我就压抑自己别去打扰妳。」

「我想和他分手……姐夫,我……你能常陪我吗?」怡华吻着我说。

「嗯!我会陪妳的。」

  • 本文来自: YesJAV.com,欢迎转载, 请保留出处!
  • 相关标签:家庭乱伦  
  • 相关内容:
  • 相关推荐